中文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故事

立足社会第一步(一) ——吉子曲布:大凉山里的普通话支教者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次数:加入时间:2016年12月28日

       

       这是一个智慧的时代,智能技术悉心照料我们的衣食住行,维基百科在指尖上,人人可以像专家那样谈论一切;这也是一个蒙昧的时代,因为智能和财富的能量在爆炸,让人忍不住膜拜冰冷的科技和金钱,机器文明让人带上机器般的冷漠气质,机械般麻木地相处,全球患上了一种孤独症,每个人坐在精致孤独的小船上, 用鸡汤文、治愈系音乐默默疗伤。


贪婪和恐惧让世界受伤,传说中的清洁感何在?


       在日语里,清洁和美是同一个词;西方人也崇尚圣洁,我们则用“上善若水”诠释完美的心境。但如水的健康和清洁感,离人们越来越远,娱乐消费主义浪潮吞噬了家庭的简洁和温馨,电脑手机上的App把人生切割成碎片;网页和社交媒体堆满垃圾信息,需要静心的人建立拒绝一切数码技术的“解毒营”,寻找一份暂时的清净。在焦虑的世界上,人们把宗教、哲学、信仰放在私人“药柜”里, 企图在焦虑和抑郁时对症下药。
       因为我们有美化一切的滤镜、维基百科、精品APP,每个人在社交媒体圈里都可以明眸皓齿、事业有成、家庭恩爱、思想深邃。我们晚间在手机的虚拟现实里窥探他人的完美,日间在“赢家-输家”竞争体系里感受现实的无奈,追逐着似乎并不遥远的财富,焦虑着“贫穷普通人”的身份,被无尽的不安、隔阂、冲突一点点啃噬。当“他人是地狱”, 世界就被有形和无形的战火烧灼。


如果每个人是一座孤岛 世界就体无完肤


       清新派滤镜、极简主义,都能给人瞬间的满足感、释放感,然而脱离现实的美,不过是一剂美丽的麻醉剂,当我们在现实中清醒过来,有人开始担心弱势阶层暴动引发的社会混乱,有人害怕重新跌入贫困阶层,有人在得不到任何教育、医疗资源的底层体会水深火热。当社会割裂为老死不相往来的层级、孤岛,每个人都是不安的,太多的割裂和隔离,让人们彻底失去了对“他者”的信任。日本浮世绘《巨浪》,展现了正准备安享晚年,却突然破产的葛饰北斋内心的挣扎。这幅画被人们一次次提起,因为它是世界的写真,全球充满了战争、灾难,更多的,是社会性的灾难,例如贫穷。在中国,就有在“巨浪”中默默挣扎的一个年轻群体,他们和父母一起来到陌生的城市,每天都担心下一顿饭到哪儿吃?下一个夜晚在哪儿住?他们对未来的恐惧,对今天的忧伤震动了姚莉女士和她的朋友们。贫困让大量农家子弟失去教育机会,无知让人难以摆脱贫困,贫困与无知相伴的怪圈,让社会阶层割裂的伤口一次次扩大,年轻的农家子弟,原本是社会机体上新鲜的皮肤和血液,现在岌岌可危,成为贫穷伤口上的血污。批评社会恶疾的声音有了,可惜采取行动的人还不够。姚莉女士和一些有识之士一起创办了百年职校,想用教育的“上善之水”,为巨大的社会伤口清创。


清洁感治愈系学校 缝合伤口 治愈我们的世界


       百年职校是国内第一所全免费公益职校,让社会贫富差距伤口上的农民工子弟获得了第一份实实在在的治愈系资源。姚莉女士和她的同道人们,就像皮肤科的外科大夫,一针一线地慢慢修补着现代反乌托邦主义者眼中“绝对不可修复”的阶级裂痕。以“全世界最干净的学校”为理念的微型职校,也是一所小型的数码解毒营,孩子们只在和家人通话、需要使用学习App的时间段使用电子设备,全情专注于学习人生技能、职业技能、培养做人素质和人文素养。小小的公益职校,让现代社会《巨浪》中的人从无休止的利益追逐中冷静下来,清醒过来,看到一些安静清澈的水流。


《给家人的一封信》


尊敬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现在冷吧。冬天来了,爸妈多穿点衣服多点吃饭,一定要注意身体,不要感冒了。我在家里的时候,有的时候帮助你们做事,我不在的时候,肯定任务也比较多一点点,要注意你们的身体,以前我在你们身边的时候,不懂事,我现在学到了懂事。我在你们身边的时候,穿的衣服和一些东西要父亲和父母花钱去买,家里只有一些牛和羊,哥哥在外面打工一个月才一千元钱,用钱的地方却很多,我那时小,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在三亚百年学校过的很好,老师们都帮助我。我学会做人、做事,希望将来能在工作岗位上做得很好。放心吧,爸爸妈妈,老师讲的我能听得懂。一开始,我不懂英语是什么,现在考70,80分,未来我还会更努力的。感谢爸妈从小把我带大,儿子已经长大了,懂事了,谢谢你们。
       爸,妈,请注意身体,干活要慢慢地干,谢谢弟弟妹妹哥哥照顾爸爸妈妈,你们要听爸爸他*的话,不要让爸爸妈妈生气。我要努力学习,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照顾大家的。
祝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妹妹们新年快乐。         


2014年1月6日 吉子曲布

 

清洁的心足以疗伤,吉子曲布——明天的治愈系


       眼神清洁可爱的吉子曲布,是百年职校一个独特的学生,这个彝族男孩出生在四川大凉山,村里没有老师。小学的曲布,就要步行三个多小时攀悬崖去上学,在学校还被打骂。大凉山父亲会对受不了老师打骂的儿子说:“老师教你那么多字,就是打死你也值得。”无知的痛苦,或许只有成年后才懂。在懵懂无知的黑暗中摸索的小曲布来到百年职校,他的人生之路渐渐被点亮。
       曲布刚到百年职校就病了,封如怡校长为他看病、开药,从没有寻医问药习惯、师生关系原始暴力的大凉山来的小曲布,惊讶地发现校长和老师竟是父母一般温情的存在,他对教育的恐惧和排斥感,很快烟消云散。

 

曲布在三亚百年职校参加入学军训

 

       百年职校的同学入学时,在卫生和时间观念、情感管理、沟通交流、听说读写、思考能力上都处于弱势,他们入学时大多眼神迷茫,思维缺乏逻辑性和层次感。由于不受现行教育体制约束,百年职校大胆尝试教育改革,把9年教育中欠缺的个人素养、个人管理能力、人生技能,在一两年内有条不紊地教给学生。所谓命运,就是个性+周遭的人和事,天性活泼快乐的小曲布,幸运地进入百年职校科学搭建的文明体系,职业和人生发展都渐入佳境。

 

曲布获得学习进步奖


       曲布从大凉山到百年职校,就像从野蛮生长的热带原始森林进入一座气候温和、景色秀丽、温情脉脉、井然有序的现代小镇,这里既没有粗粝的荒芜感,也没有后现代大都市的冰冷与嘈杂。在半军事化管理的生活习惯培养体系、人生技能课、到职业技能课中,曲布获得校长、全职老师、兼职老师、志愿者的帮助、启发、教导,也参加多姿多彩的课外活动,他很快掌握了专业的酒店服务技能,养成五星级酒店水准的清洁习惯、早睡早起的健康生活习惯。每日一起做清洁,考试前一起凌晨起床去洗手间用功,周末一起去看海边的风景,一起买衣服……天性随和、快乐的小曲布被汉族小伙伴们呵护、照顾,也给自己的集体带来了更多阳光。他背诵《这也是一切》,享受这首诗的美感、能量感;唱《相信爱》,享受音乐带来的激情;研读《弟子规》,理解礼貌的内涵是人与人间的彼此关爱。母文化是彝族文化的曲布不仅学习中国儒家、道家思想,也学了英文,还蜻蜓点水地接触黎族、苗族文化,理解环保理念、团队精神……入学时曲布不会写字,用三幅放牛的涂鸦写《我的故事》,毕业时,他成为一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他的行为举止、人文素养、思考和表达能力,与现代都市毫无违和感。毕业时,曲布获得了两千元奖学金,一千寄给父母,一千捐给母校,他用母校赋予的高贵骑士精神,为现代都市流行的贪婪拜金主义症候群疗伤。

 

回到大凉山支教的曲布


      在百年职校,曲布理解了现代文明社会的多彩和绚烂,从一贫如洗、一无所知、前途迷茫的大凉山孩子,成功入职五星酒店,成为经济独立的城市职场新人。
      2005年,百年职校首届开学典礼上,姚莉女士说:“看到普通农民工的妻子和企业家、教授、外资总裁站在同一个讲台上,满足了我一个最大的心愿。”12年后,“用教育为社会疗伤”的姚女士和她的同行者们把5000多中国最贫困家庭中的年轻人送入职场,改变了5000多家庭的命运。
       看似渺小的数字,看似过于朴素的“经济独立蓝领工人”的培养目标,却悄悄照亮了世界的很多角落,吉子曲布这个眼神清澈的少年,就成为大凉山家乡的一束小小的光。他做了一个令所有人惊讶的决定——离开舒适的五星酒店,回到大凉山支教。
       曲布用这样清新、诚挚的语言解释回乡支教的原因:“虽然酒店工作很顺利,但是我更想为家乡的弟弟妹妹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在爱心之家,只有一点生活费,生活条件也不能和城市相比,但每天和孩子们一起克服学习的困难,非常开心快乐。我也很喜欢从小生活的大山里的宁静感。”
       社会是有血有肉的机体,一个健康的社会,需要清洁卫生,血氧均衡供应到四肢、五脏六腑、大脑的每个细胞,全身的组织器官需要通过神经系统沟通交流,协同配合。当社会机体受伤后,除了免疫系统的运作,也需要身体各部分协同作战,才能治愈伤痛,彻底恢复健康。况且,你我都是这个完整机体的一部分,暂时看不到的社会伤口,或早或晚也会让你感到疼痛,甚至关乎你的存亡。当吉子曲布在受伤流血的社会伤口上挣扎的时候,姚莉女士们动手清创,让伤口有了初愈的生机。
       吉子曲布,一个两年前读写能力几乎为零的孩子,如今已经激情满满地站在大凉山的讲台上,让人不禁为教育的力量而惊叹;曾被贫困伤害的孩子,刚帮自己和家人摆脱贫困,就已经汇入母校百年职校的治愈系力量。

 

(作者: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