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故事

立足社会第一步(三)——王家骏:从无米下锅到用美食作画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次数:加入时间:2016年12月29日

  
       古人类走出非洲,大约在十万年前左右;在大迁徙的而过程中,他们遭遇了巨大的风险、困境,脑量逐渐增长,发展成智力更高的现代人类。古人类迁徙的原因,是气候变化、资源匮乏,还是人口过密,不得不另寻出路,甚或为探寻更好的生活?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但十万年艰难的跋涉、挑战各类新鲜的险境,让人类征服了全世界的土地,也创造了丰富的科技、文化成果。
       艾米●珀迪说,正是由于她天生没有膝盖以下的部分,她有机会去尝试与众不同的奔跑形式,例如弹性更好的机械腿,训练膝盖以上的腿部肌肉;她也可以探索女性下肢美感的其他形式,像美人鱼那样的鱼尾,光束缠绕的高科技设计,还有很多诗意唯美的腿部设计。世人把她的假肢定义为“残障”,而她却认为身体结构的不同,给她打开更多的门,让她对所谓“残障”一词也做了深入的思考。不列颠人最引以自豪的霍金,在学术上春风得意之际遭遇ALS这一肌肉慢慢萎缩的残酷疾患,生命受到威胁,这正帮他深入思考宇宙和人类的关系,把“时间”作为研究的中心命题。
       困境引导人打开诸多潜力之门,但这需要巨大的能量支撑。思维成熟度、经济能力、教育底蕴都尚且不足的孩子,要独自打开自我的潜力之门,谈何容易。当我充满敬佩地谈论海伦凯勒、艾米和霍金的时候,一位现实中人冷冷地说:“没有充足的经济和教育资源支撑,这些人也没法做什么。”
       网媒报道了很多10岁以下的孩子因为经济困境,独自照料全家的故事;过度沉重的生活,或许让人惊人地早熟,没有教育支撑的野蛮生长环境,激发出的不过是一个人原始的求生欲望,让生活缩小为生存。面对同样困境的男孩王家骏,从小就懵懵懂懂对三餐有更深的感知和体验;与百年职校邂逅,他的潜力之门被慢慢推开;曾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操心的小家骏,会用另一种心情,在另一种境界下,玩味“做饭”这件事。


只要有米下锅 我就想做美食


      无论哪个民族,都理解“国以食为本,民以食为天”的道理,食物维系人的健康,带来愉悦的心情,也诠释着文化的核心内涵。离海边不远的家骏,从小就喜欢鱿鱼等对他来说稍显奢侈的海鲜。童话里的豌豆公主,只能享受极度轻柔毫无瑕疵的睡榻,平民家的女孩,却能在任何地方都睡的很香。热爱美食的小家骏,不仅没有公主王子的优渥生活,他甚至连享受粗茶淡饭的机会也没有,9岁时,他爸爸去世了,妈妈竟然也离开了他,身边就剩下一个精神不好的奶奶,他开始为奶奶做饭。

 



儿时的王家骏和奶奶


       很难想象一个渴望美食,对三餐有丰富想象力的孩子,连最简单的饭菜都吃不上的痛苦。不到十岁的小孩,需要洗衣、整理家务,照顾奶奶。他独自一个人忙碌的时候,最美好的时刻也许就是成功用少得可怜的食材,烧出一顿热饭的时刻。据说伟大的厨师往往都是超级务实的,他们不会动辄构思天马行空的巨大食材清单,让徒弟们四处奔波采购,再开始烹饪。他们往往是那种从冰箱里翻出现成材料,就能妙笔生花出一顿精致美味的人。小家骏,就从苦于无米下锅的窘境中开始思考“做饭”这件看似简单、其实难度非常大的事。一个9岁就开始琢磨如何用最低限度的食材,做出一顿好饭的孩子,当他15岁去旅游区打工的时候,一定比那些没做过饭的孩子有优势;一个9岁就开始独自照顾奶奶的孩子,当他16岁进入强调关爱别人精神的百年职校时,他成为“爱心大使”“劳动之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教育照亮人生  技能立足社会  爱心改变世界


       贫困是一种状态,并非一种命运,更不是一种基因,“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家骏可以适应资源过度匮乏的状态,还能从中找到解决问题的乐趣,这种素养,弥足珍贵,百年职校最想帮助的就是家骏这种孩子。
       进入百年职校之前,家骏学过电焊和基本厨艺,他选择了电工班。百年职校的电工课教学,是借鉴以技术过硬著称的香港电工培训方式,采用务实地技术模式,边学边干——既不是传统缺少理论基础的师傅带徒弟,学生能学到函数等对电工非常重要的函数课程;又不是纸上谈兵,在全球五百强电气企业施耐德捐赠的电工实操实验室里,在校舍特意暴露在外的光电系统上,学生可以操练课堂上学到的电工技术。在这里,家骏如鱼得水,获得了“家电维修第二名”“低压电工实操第三名”,他还组织同学们做了一个模拟沙盘。凡是电工技术过关,获得电工证的同学,百年职校都可以推荐一份工作,凭借家骏的电工手艺和人品,足以让他立足社会。
       百年职校挖掘出孩子们的潜力和天才,也用朴素平实的制度替代抽象的普世价值观教育,让人与人之间自然萌生出爱与信任。学生自制制度,学生义工活动,每天的学习生活中遇到各行各业的大量志愿者,让孩子们感到爱心、互助是人与人相处的常态。家骏担当了纪律委员、文体委员和寝室长,努力为同学服务。他把实习工资1500元捐献给母校,对当初离开自己的妈妈,他也并无怨言,想为她尽孝道。家骏的爱心流露得自然而然,他早已习惯在关爱他人的过程中体会人生的温情与美好。

 



王家骏被评选为“最美中职生”


做真正的美食 像恋爱一样工作


       百年职校还在假期为学生提供勤工俭学的机会,由于学校资源丰富,打工的场所常常是需要规格较高的酒店、饭店。在寒假,家骏由学校推荐,到大连九州国际大酒店餐饮部勤工俭学,在能学到更专业烹饪技巧的酒店,家骏与内心一直默默喜爱的美食们不期而遇。

 


 

 



在九州国际大酒店与美食烹饪结缘


      “人能干让自己痴迷的事,就等于不用再工作了,因为工作本身就是娱乐和享受。”正如人在恋爱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计较为爱人付出的努力和辛苦,母校丰富的社会资源,为家骏提供了制作高端美食的平台,让他能施展对食物的想象力,每天都自由自在地做一顿顿美好的饭。这孩子进入了忘我、迷醉的状态,对时间、精力、体力、脑力的消耗,都一点不在意。“虽然开始不是很顺利,但是我并没有放弃每天提前30分钟上班,下班的时候还在自己学习切墩、颠勺……”家骏如是说。
      出身于中上阶层的乔治奥威尔一生都在底层生活,他也试图使用底层人民的语言,他更深地理解了社会经济层级,一生沉浸在这种思考中,他一定也享受这种穿越社会阶层的自由感。一个人能找到如此深爱的一件事来做,可是说是上天在祝福他吧。小家骏也找到了让自己深爱的一件事,他也获得了同样的精神上的自由感。一个从小就能敏锐体会食物美感的孩子,终于可以日日创造愉悦大家的美食,像恋爱一样工作。 
 

      实干派的小家骏最喜欢母校“行胜于言”这个理念。他挤出学习时间积极为同学服务,带头为母校捐款,凭借出色的烹调技能和电工技能的加分项,家骏成为九州国际大酒店的中餐厨师,担当做自助餐、单点、在重要的宴会中做配菜的任务,每日专注于提升厨艺。家骏对“爱心”的理解很实在,“我想把奶奶照顾好,也想把128位曾帮助过自己的志愿者的爱心,认真传递下去。”

      生活是动态的,困境类似于带金边的乌云,里面藏着水,后面藏着阳光。家骏的童年好像一片漆黑的天空,似乎是令人绝望的,但是与百年职校的正能量发生化学反应后,他的潜力像雨水一样释放出来,雨后天晴,家骏天天与美食为伴,享受着用食材作画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