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百年 > 校园新闻

会隐形的天使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次数:加入时间:2018年01月14日

 

有些天使是会隐形的,因为想要试探你,所以总是在一开始给你惊吓,到最后再为你捧出一抹惊喜。

马国军就是这样的天使。

开始接触马国军,是在我的第一节英语课堂上。我问班上的32个孩子,都有谁会写26个字母,大部分人笑了,然后高高地举起了他们的手。但我仍然注意到有大概六七名学生没有举手。这其中就包括马国军。我让所有的孩子把26个英语字母写在作业本上,批改到马国军的时候,我看到他果然没能写完整,间或地少了五六个字母。知道我在看他写的东西,他头也不敢抬,尴尬地半张着嘴笑着……那节课,我给所有学生重新教了26个英语字母和数字0-10的表达。

到第二次上课的时候,我先复习上节课的东西。我特意点了马国军起来背诵26个英文字母。看我朝他走过去,他有些惨白的脸开始发红,两眼局促不安地瞅来瞅去,嘴唇不停地颤抖着,却发不出一个声音。我尽力微笑着,保持着对他的友善和鼓励,好不容易说到D,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渗出密密麻麻的汗水,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像是有痰卡住了喉咙。虽然我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心里已经禁不住想,这孩子,以后会比较麻烦。

好在我是个开朗的人。虽然有时会挂着一张脸,但是在课堂上一般都是比较开心愉悦的。可能是因为课堂上没有太多的压力,气氛相对比较放松,慢慢地我发现马国军也有了一些小变化。从最初几次一被点起来回答问题就紧张得嘴唇发抖不会说话,后来也可以慢慢开口回答简单的问题了,再到后来他有时还会主动举手回答问题。有一次,在我转过身写板书的时候,他竟然和旁边的男生打闹了一下。我看到后假装生气地问了一句:Ben, what are you doing?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连忙低下了头。其实那一刻,我是开心的,他终于胆子大了些。

转眼间到了第一次阶段考试。我们进行的是1-3单元的口语测试。轮到马国军时,我往往需要提问两遍,他等好一会才能慢慢说出答案,单词与单词之间还要间隔一会儿。等考完,他的汗水已经浸湿了脑门前的头发。他太紧张了。但我发现,虽然反应慢了一些,他给出的答案却比其他很多学生的精准度高一些。

然而,那些课堂上的小变化并不足以促使我想写点儿什么,真正让我有冲动记录点什么的,是我经历的两次考试。

一个是上周六下午是内务考试。我被分到了马国军所在的宿舍。马国军是第二批参加考试的,有五名学生同时考试。内务考试时间为25分钟。开始考试时,我看到有两名男生应该忘记了床单被套的标准叠法,横七竖八地试了几下,感觉差不多便放进了柜子。然后开始整理他们的床铺。速度比较快。马国军一如既往地慢,但我注意到他知道怎样叠被单衣物等,他只是仔细地将叠好的床单被套衣服裤子等调整成同样的大小,然后将它们一起放进柜子里。整理床铺的时候,他把叠好的被子反复修边后才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然后又仔细整理了床铺。最令我惊讶的是,他是全宿舍12名学生中,唯一一个在整理床下摆放时,用手指量了鞋与盆、毛巾与地面的距离。倒计时停止的一刻他作为最后一名学生终于结束了整理,那一刻我被他的认真感动了。

最终促使我想立刻写下点什么的是今天的公共清洁考试。马国军又一次被分到了我的监考区域。和他一起考试的有平时就品学皆好的乖学生,也有几个调皮聪明的小人精,考试时又不知比平时机灵了好几倍,当然还有几个不上不下的淡定君。当然,还有马国军。我想要说的是,在三个半小时的监考中,马国军是6组共12个孩子中唯一一个蹲在地上一寸一寸地用抹布擦踢脚线的孩子,包括门槛,门槛前的地面,都用棕色抹布仔细地擦了一遍还不忘用手指检查;也只有马国军一个人,在卫生结束清洗工具时,将拖把头单独拆下来清洗干净后又安回去的学生,其他学生都是直接摆几下然后捞出榨干。

写了这么多,其实我并不是要说,其他的孩子都比不上马国军,也不是说,他在我心里是最棒的。相反,即使一学期过去了,马国军的现在依然比不上很多孩子来百年职校时的起点。然而,当我看到他认真丈量距离的时候,当我看到他认真洗拖把头的时候,当我看到他蹲下来一寸寸地擦地的时候,我不禁湿了眼眶,那一刻,我显得自卑起来。那一份踏实,那一份对要求的在意,让我对他肃然起敬。

我想,他或许就是天使的模样。

有些天使是会隐身的,为了试探你的耐心,总是会在开始给你惊吓,最后再为你捧出一抹惊喜。

最后,想借龙应台的《孩子你慢慢来》做个结尾,也送给马国军:长长的路,慢慢地走。孩子,你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