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专稿

著名作家陈建功:《致敬,诚实劳动的青春》——百年职校2016毕业典礼主题演讲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次数:加入时间:2016年09月06日

著名作家陈建功:《致敬,诚实劳动的青春》——百年职校2016毕业典礼主题演讲

以下为陈建功先生演讲全文

 ▼
 

  同学们、老师们、各位来宾:

  大家好!

  姚莉理事长派了活儿,让我讲几句。起初我谢绝了——我说我可不会熬“心灵鸡汤”。姚莉说,孩子们不容易,在百年职校算是学到了一技之长,现在可以出去挣钱养家了,你肯定会为他们高兴,讲点实实在在的感受就行。这话让我感动,也让我激动起来。我想起自己18岁离家去当矿工时的故事——那都是近半个世纪以前的事了。离家的前几天,我爸爸刚刚被所谓的“革命造反派”在高音喇叭里宣布揪出来,说他是“特务”,要“斗倒斗臭”。他就跑了,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尽管这样,在凄清的家庭气氛里,我妈还是去想办法买到了一只鸡。那个时候能买到一只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只鸡的两个鸡腿儿该给谁吃,在家里是早已默契的。在我的记忆中,不管什么时候,那鸡腿儿,爸爸妈妈是不吃的,总是给我们三个孩子分着吃。我和我姐年龄相差一岁,我妹妹小我们9岁。因此通常的分配方法是,我妹妹独享一支,她小么。另一支,我爸会用菜刀从中间一剁,由我和我姐来分。但我离家前一晚那顿饭,我妈就把本该由我妹独享的鸡腿儿,给了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毕业的同学们,今天这日子,对于你们和你们的家庭来说,都太重要了。不管是爸妈的欢欣还是兄弟姐妹的期待,都凝聚到了今天。这是你们在家里“独享鸡腿儿”的时刻!当然,为你们欢欣对你们期待的,还有我们,相信为你们付出过许多心血的百年职校各位老师们,更是这样。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层意思——我没法儿为你们熬“心灵鸡汤”,但这只深情的“鸡腿儿”,是一定要夹过去给你们的。

   除了为你们而高兴,我更想表达一种敬意。同学们会惊呆了,天哪,这老头儿居然要向我们表示敬意吗?是的,向你们表达敬意。向以诚实劳动为开端的青春表示敬意!向不“啃老”、不“拼爹”、勇于承担人生责任的青年表示敬意!

  大家应该听说过“拼爹”的,也听说过炫富的,不知道见没见过虽然无“爹”可拼,无“富”可炫,无“老”可啃,却也跟着瞎“拼”瞎“炫”瞎“啃”的。我有个家境很一般的朋友,天天为他的儿子伤脑筋。说每当自己劝儿子踏踏实实干点事,儿子就抱怨没摊上“好爹”,没谋个“好活儿”。他劝儿子赶快跟女朋友结婚吧,儿子说你不给我买个房子,让我拿什么结婚呀……我那朋友说,天哪,本指望他完成学业顶门立户,谁想到他倒“啃老”啦……相比之下,你们的父母是多么幸福。是的,“养家糊口”、“顶门立户”,看似是一个过时的口号,却是实实在在的老百姓的硬道理。从明天起,你们将走入职场,走向社会,靠诚实的劳动,开创个人和家庭的幸福。你们即将展开的,是一个老百姓家庭的朴素的故事,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故事,又是一群敢担当敢负责的青年一代的故事,这是那些“拼爹”“炫富”“啃老”一族没法相比的。这是你们值得拥有的一份自豪。

   这就是我要向你们致敬的原因。

  在吹捧了你们一气之后,我想向你们提一点建议。就是说,有了挣钱养家顶门立户的志气和技能,这已经让我们很开心了。但我期待同学们,活得更滋润更丰富更充实,活出一个更美好的人生。所谓“更美好的人生”,指的不是升官发财,也不是一夜爆红;不是灰姑娘穿上了水晶鞋,也不是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我说的不是这些。我说的是,我相信,在百年职校里,你们不仅学到了劳动的技能,也一定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感到了精神追求的快乐,感受到了读书学习的魅力。我希望你们把这一份美好保持下去。在你们用自己的诚实劳动,解决了温饱之忧和家庭之困的同时,希望你们仰望星空,渐渐把自己变成一个胸襟开阔、思想活跃、情感丰富、乐观开朗、举止文明的人,可能的话,还要使自己成为一个有些审美品位的人。之所以要这么说,因为有时我也到乡镇去走走,我看到很多网吧里,烟雾缭绕,做工的朋友们,有的甚至是少年们,整日整夜在那里打游戏。我并不反对娱乐和游戏,但我反对“娱乐至死”,也担心过度的游戏把人熬得灰头土脸。在商业文化泛滥的当下,当一个年轻人经济得以自立自主的时候,是不能不面对诱惑的。我想起自己在18岁到28岁的时候,我干的活儿是在煤矿打巷道,劳动是辛苦的。那时的我还不足100斤,天天扛着100多斤的风锤,冒着还没有散尽的炮烟冲进掌子面,时不时会被呛得喘不上气,只能尽可能地趴下去,贴近地面呼吸。一天工作下来,除了打打扑克喝酒瞎扯,哪还有什么心思读书?可一回到家里,我妈就跟我唠叨,说要读书啊、读书啊。我说“这年头哪有什么书可读?”“那年头”的确是没书可读的,那是“文化革命”时代,绝大部分的书,被认为是“四旧”,烧了,或者封存了。可我妈说,你就是把《鲁迅全集》一遍遍地读,也有用的!说实在的我还是没听进去,可很偶然的一次,到了一个工友的宿舍,见到一个人坐在马扎上默默地读书,读的是德文版的马克思的书,这震撼了我。工友们都在打牌,只有这家伙在读书。外文书在那个时代是很犯忌讳的,可他读的是马克思。我至今也不知道他读的是哪本,但我从扉页上看到了马克思像,这应该是使他的读书在当时“合法化”的手段。随后从工友嘴里才知道这位是个“右派”,是蒙受了冤屈,下放到矿山劳动改造的一个科技专家。那时的他,对自己命运前景的估计,只能比我更渺茫。当然我也是渺茫的。那时哪儿知道“文化革命”可能结束?哪知道1977年还能恢复高考?有趣的是,几年前,我随政协的一个考察团到广西的一个山村考察。同车的,还有一位农业科学家,有一天汽车路过一个村庄,他忽然说,我过去就在这村里插队。我很吃惊,说那您可真不简单,怎么从这么偏僻的地方考上农大的?他说,那会儿想读书都没书读呀,我妈来信总是说,坚持读书、坚持读书。我回信说,没书可读呀。我妈说,没书读就读报纸,好歹别把写字给忘了吧……我说,哎呀,我妈当年也是那么唠叨我,我还写过一篇回忆文章,说他*的唠叨,真是伟大的唠叨!

  我没想到自己现在也成了一个“唠叨”者。我不敢担保,各位同学坚持学习坚持读书,将来也能混个“人模狗样”儿,也当什么作家呀,农学家之类,包括刚才举例说过读德文版马克思著作的“右派分子”,后来也回到科技界恢复了工作。举这些例子,并不是要向大家预期,读书能混成什么样。读书,更是一个读书者内在的需要。当然,我也能保证,读书,不断地学习和思考,能使你当个稍稍明白的人,当个稍稍有主意的人,当个稍稍有内涵的人,当个能较好地教育后代的人……对每一个来说,这已经很不错,是不是?

  当今社会已经和半个世纪以前大不相同,那个时候的问题是“无书可读”,现在的问题是“哪本可读”?纸质的书已经“浩若烟海”,网络时代又来了。加上“微博”、“微信”忙得咱手忙脚乱。“识字的人”读什么的确已经成了大问题。坦率地说我也被闹得两眼昏花。这感觉用铺天盖地,昏天黑地来表达较为准确。

  前些日子,我到几个城市考察网络文艺,知道有好几位网络作家已经英年早逝了,还有一些,还在没白没黑地敲,一天要更新八、九千字到万把字,但也快写残了。还有几个人说,写残之前赶紧赚点养老钱,残了没人管呀。这就是资本的残酷,因此对他们深深同情。但我也借此要说,在国外,大抵从上个世纪早期开始,在中国,大抵是从上个世纪末期开始,我们已经进入了所谓“大众文化时代”,这个时代文化产品的主要特征,就是给急剧进入工业化的社会带来“浅阅读”。有一篇博文形容得好,说这些是“快速、快感、快扔”的“产品”。这种说法或许会刺伤“网络作家”们的自尊心,但对绝大部分作品来说,是对的。面对这样的产品,咱们要是按照古人的读书要求——“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那就把自己给毁了。对此我建议读者也姑且用“浅阅读”来对待之。警惕那些商业化的包装,选择那些经得起时间淘洗的著作做“深阅读”。这是一个建议。怎么读?孟子说了,尽信书不如无书,就是说你面对一本书,就算是人人点“赞”,也得用质疑的眼光来读。这话说得太好了!用质疑的眼光去读,才可能有令你拳拳服膺的收获。用陶渊明的说法,叫“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不能说服你的,则激发你进一步去探究真相……很抱歉我已经讲得很多,因此不应该再占用大家的时间。好在关于读书的方法和经验,古往今来见诸文字的已经有很多。相信各位在持之以恒的阅读中,也会有自己的体会和收获。

   同学们,走入职场,走向社会,你们会发现,比起百年职校,生活好像一下子变得复杂了很多,也麻烦了很多。比如你可能像那位快递小哥一样,遇见一个“土豪”,扇过来一个耳光;你也可能像那位清洁女工,遇见一个“变态”,不断地往你的脚下扔垃圾……人生的苦闷和遭遇还会有许多,弱势者,或许面临更多的“关照”。对此我给你们的建议是,皮实一点,怎样的委屈都压不倒你!宽厚一点,命运总会给你回报!

   最后要说的一句话是,好好干,祝福你们! 谢谢!